韦德国际移动版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峻岭峡谷间的无声告白
来源:水电四局 作者:李乐乐 时间:2019-12-31 字体:[ ]

白天走进泾河东庄水利枢纽工程项目部的施工现场,如果看见一位提着好几部对讲机,步履匆忙地在几个标段之间不断来回奔走的中年大叔,时不时还会扯开嗓子叮嘱被他发现的又没有遵守安全生产规章制度作业的某位工人师傅一定要穿戴好劳保用品。这个人一般不会被认错,他多半就是负责现场生产调度工作的安全员、生产员——姚峻峡。

姚峻峡是一位47岁,个头不高,身材中等,弯眉丰颊,眉心和鼻梁的交错之处长了一颗小小的、颜色很淡的痣,唇丰髯茂,严肃中略带喜感的老水电人。猛地一看,他和电视剧《怪侠欧阳德》中的欧阳德相貌上倒有几分相似之处。他于1990年毕业于水电四局技校水工建筑物专业,同年9月份参加工作,在龙羊峡水电站岩锚工程处从事张拉工作。

本心不变,从青涩渐到老练

说起刚参加工作的这段经历,姚峻峡用了一个词:危险。“才刚学着锚护嘛,胆子也小,我才18岁,当时站在距离地面一百多米高的边坡架板上,从坝肩开始,一点一点往坝基支护,两条腿还打颤呢,但当看到阿特拉斯进口钻机那么重的家伙都安置在钢架上打孔时,我心理上的恐惧慢慢也就克服了。”

刚到单位那时候,姚峻峡每个月的工资168块钱,他除了给家里寄回去一部分外,剩余的钱会拿去买几盒磁带。当时市场上一盒磁带卖八块钱,他还清楚地记得。他说听磁带是自己那时候的一大爱好,四大天王、邓丽君、小虎队、周华健的磁带现在还能在家里翻出一大堆。“我父亲是一名工人,我初中毕业之后,他就送我去了水电四局技校,希望我日后也能成为一名工人,有稳定的收入养家糊口。”他补充说到:“八十年代能成为国企正式工人,心里还是挺自豪的,我来水电四局工作那时候,700多人只招收42名,我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考上了,心里乐了很长一段时间呢。”

姚峻峡到龙羊峡水电站的时候,大坝主体差不多已经浇筑完成了,整体工程正处于下闸蓄水筹备阶段,所以他在那里工作了差不多两年半,就被调到了李家峡水电站负责预应力施工。此后,他又去了山西万家寨、云南金安桥、江苏宁杭、青海海东,包括陕西东庄等地,参与了5个大中型水电站及水利枢纽项目、1个房建项目、1个高铁项目的工程建设,担任过钢筋工、电焊工、机械大队副主任、架子队副队长、工程管理部副主任、安全生产部科长等,业务范围主要涉及坝体浇筑、预应力施工、洞室开挖、房屋建筑、铁路桥梁、生产指挥调度、生产管理、安全管理等。

姚峻峡多次被所在分局评为先进个人,2018年还被水电四局授予了“安全生产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聊起这些荣誉,他显得格外谦虚,用“幸运”二字回答了所有的问题。和他同在一个部门工作的赵江成说:“老姚这个人是个热心肠,他工作比较踏实负责不说,还老给别人帮忙,工地上的卡车、挖掘机、钻机出故障了,他都主动过去帮助修理,我们这儿几个安全员谁要是有事请假了,工作一般都要老姚顶替干,要是碰到谁身体不舒服了,他总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安全生产部的主任党国胜是他的直接领导,党主任谈到:“老姚这个人比较低调,每年评奖评优推选他的时候,他都找各种理由推辞,都是在我们的再三开导下他才肯申报,他这个人原则性比较强,虽然平日里很热情、很随和,但要是在工作中碰到谁没有按要求佩戴劳保用品,没有按规范进行作业,他肯定要毫不留情面地批评制止。”

很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同事都在施工现场受到过姚峻峡不同程度的指导,去年入职项目部的王奔说:“我第一次去工地的时候,连施工桩号都看不明白呢,当时感觉挺尴尬的,姚科长带着我围着工地转了一早上,给我科普了很多课本上没有学到的知识。”当时,姚峻峡还叮嘱他没事多来工地,好多东西只有多去现场亲眼见过才能明白。对待这些新入职的年轻人,姚峻峡把他们当做好朋友,常常耐心为他们解答工作生活中的各种困惑。

求知若渴,以学习提升才干

姚峻峡为何懂机械修理这事,还得从2002年说起。他是一位非常注重个人能力不断提升的人,2002年,公司打算组织一批员工赴湖北省三峡大学进行学习,他得知这件事以后,主动申请脱产前去学习,前去学习的三年了,他选择的专业就是工程机械。2005年毕业以后,他就到金安桥项目部机械大队工作了,负责项目部施工机械的生产调度工作,在那期间,施工现场常用的机械,诸如挖掘机、推土机之类的他接触了很多。

都说“活到老、学到老”,姚峻峡是这句话忠实的践行者。当好多人还在备考自己的第一个二级建造师证书时,四十多岁的姚峻峡已经考到手了三个专业的,分别是水利、市政、公路施工,而且这三个证书是在三年之内取得的。除水利水电工程以外,他还参建过高铁项目、市政房建项目,学到了熟悉区域之外的很多施工经验。

2009年,他被调至江苏溧阳,参与了宁杭客专高铁项目的建设,他用九个字评价了高铁项目的特点:“要求高,工序多,周期短”。相比传统水利水电工程,高铁施工对质量的要求会更高,全过程都要求标准化管理,必须做到零误差,管理各方的检查会更加频繁且严格。姚峻峡负责安全工作的同时还要负责质检、技术,他的解释是:“高铁不仅是运输线,而且是生命线,只要有事故,就会给上百个家庭带来灾难,所以,质量就是安全,没有质量就没有安全,技术只能以安全和质量为出发点去考虑。”路基、隧道、桥梁是高铁施工的三大主要板块,相比水利大坝的建设,高铁项目周期会更短,从动工到竣工,常常是三年左右。用他的话来讲:“高铁项目主要以追求效益为主,每个月差不多要完成两千万到三千万的产值,不然工程可能就会面临亏损。”

2011至2018年的几年时间里,姚峻峡都在青海省海东高铁新区项目部度过了,这也是他职业生涯中首次接触市政房建项目。他打趣道:“年轻人应该参与一下市政项目的建设,为以后积累点经验,等将来结婚买房子的时候就不怕被忽悠了。”房建项目不同于别的工程,相对来说工序更成熟一些,重点要抓好地基、顶层这“两头”的建设。“地基挖得好,楼房整个结构才会更结实稳定,房顶修得好,以后就不怕漏水,减少后期维修费用。至于中间的标准层,一般都是一周左右完成一个标准层。”姚峻峡认真说到。

2018年1月份,姚峻峡被调至陕西省泾河东庄水利枢纽工程项目部工作。他刚来项目部的时候,由于工程中标不久,开工前期人手紧缺,他常常是既负责技术工作,又负责现场安全生产工作,忙里又忙外。谈起目前在现场管理上存在的问题时,他说:“由于施工协作队伍有自己独立的组织和上级,导致一线管理人员的话语权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减弱,我们的工作安排,人家有时候不认真遵照执行了。”困难肯定会有,这就要求管理人员必须及时更新理念方法,去适应这种新的模式,姚峻峡的答案是:“一线管理人员要有更高的责任意识,要充分利用现代化的管理工具,在问题面前要拿出铁的证据,要敢于亮剑,要让作业人员知道你比他们懂得更多,这样人家才能服从你的管理。”

尽己所有,用守护诠释热爱

通过和姚峻峡聊天了解到:他的爱人也是水电四局的职工,只是所处的二级单位不同,两个人平常见次面也不容易。他感慨到:“现在的条件已经好很多了,有高铁、有飞机,去哪倒也挺方便的,早在十几年前我就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现在的手机、电脑更好了,除了能视频通话以外,无聊的时候还能刷刷新闻、看看电影。”姚峻峡回忆在山西万家寨工作那时候,每到周末,项目部旁边的小卖部里打电话的人排起了长队,而他就是队伍中的一个,经常是排队一小时,通话五分钟。

姚峻峡的工作比较繁忙,有时候,单位过节安排人员调休,他都是全程上班,来东庄项目部以后,由于人员缺少,更是如此。一两年回一次家,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他说:“刚上班那时候还经常想家,慢慢也就习惯了,身边的同事也都是这么过来的。”据姚峻峡的室友高金录所说:姚峻峡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和家里通电话,经常听见他关心老人的身体状况,过问孩子的学习成绩,和爱人聊一聊工作上的琐事,态度非常的和蔼,很少见他发脾气,比工作中的老姚还贴心温暖呢。

聊到未来的愿望时,姚峻峡挠了挠头,憨憨一笑:“希望公司将来能够在陕西东庄水利工程建设中再中新标,我在这儿再多干几年。”他表示这个想法怀揣在心里已经很久了,能在退休之前完完整整地再干一回老本行,也是职业生涯中的一大幸事。陕西咸阳距离他老家青海的距离也比较近,即使有事需要回家也会方便很多。他也谈到了这些年整个行业所面临的困境:水利水电市场逐渐趋于饱和,工程越来越少,像东庄水库这样的项目以后可能还将更少,几代水电人“高峡拦河筑坝”的事业最终可能演化成回忆。

入职近三十年,他乡渐渐变成了故乡,工作中点点滴滴的经历逐渐成为了记忆中最清晰的一部分,对这个行业的感情慢慢也就深厚了。姚峻峡笑着说到:“我父亲曾给我取名‘峻峡’,可能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在水利水电行业安身立足,若干年后,我和我爱人又为我们的儿子取名‘清泉’,这其中的寓意和我们的职业有很大一部分关系。”姚峻峡表示:如果有朝一日姚清泉也选择了水利水电这个行业,自己一定双手赞成,希望他也能像许许多多的水电人一样吃苦耐劳,奋发有为。

姚峻峡说话简洁朴素,但句句都流露着真情,尽显一位水电人对职业和人生的本分之态。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